Anticlockwish

逆著時鐘跑。 答答滴滴。答答滴滴。 哎呀,又12點了。

未命名

這樣的標題很任性嗎?
恩。很任性我知道。

不過我真的不知道該為它怎麼取名呢。

然後不要問我為什麼裡面的多妮會跌倒(ry
這是戲劇效果,不然故事無法接續阿!!

這篇算是剛掉入王子多妮的期初作品,喔喔喔好黑歷史!
而且我也無法說這篇是完成品。

總之先這樣吧。



  潮溼的泥地上留下許多凌亂的腳印或深或淺,雖然起了濃霧,但從這條路直直望去仍可以清楚見到有個不小的湖泊,湖面反射微弱的光,配上暗灰色的天空,讓人更加抑鬱。

  「真的是受夠了,鞋子沾上泥巴了。」這地方沒有陽光,沒有下雨,還時常颳起一陣陣強風,但少女仍堅持撐著傘。傘四周有著極華麗的緞面裝飾,和少女身著的洋裝非常搭配,同樣為鮮紅色,很奪目豔麗的顏色、也極具危險的顏色。
  「昨天晚上不是幫那個叫布列依斯的傢伙找回記憶了,怎麼今天不帶他出來,將這麼多碎片給了他,應該出來盡點力,而不是整天躲在房間裡。」

  一旁的古魯瓦爾多直接忽略對方抱怨的話語,慵懶打了個哈欠,步伐輕盈躍過地上的魔物殘骸。離那湖又更進了點,進入肺裡的空氣水分子比例也明顯增加許多,腳下土壤更加黏稠難纏,但古魯瓦爾多一點也不在乎皮靴染上多少泥濘,神態自若的走著,但趴坐在地獄看門犬背上的大小姐,注意到他減慢了行走速度。

  「總感覺被什麼東西監視著,有不舒服的感覺。」發現大家都不應聲,少女只好轉移話題,雖說是轉移話題,但是這異樣感已經圍繞在身旁許久,有種自己是待宰獵物的錯覺,不過自己可不是好纏的獵物就是了。

  「不是你的錯覺,看前面。」湖的中央有著兩顆圓滾滾的東西在閃爍著黃光,在黑湖的映襯下更加詭譎。一行人的目光隨著古魯瓦爾多的話語轉移過去,湖底的生物似乎發現了自己的行蹤被查覺,那雙大眼沉了下去。

  「夠噁心,但是感覺很有趣。」少女咯咯笑了起來,腳步開始跳躍,還不時轉一兩個圈讓裙襬如紅花般盛開,看來她已經不在乎鞋子上的泥巴了。
  「不要輕忽了對手。」聲音從上頭傳來,從剛才一路走來到現在默不吭聲的人偶發出提醒。
  「沒問題的。」少女的咯咯聲沒有停下來過,笑聲迴盪在這空間裡。古魯瓦爾多蹙了個眉,笑聲一直敲打著耳膜,這樣的干擾會無法清楚確立魔物的方位。正當想要開口制止對方發狂般的笑聲、斥責這樣只會招來更多的魔物時,腳踝就馬上被什麼東西給纏繞住。
  「嘖。」試圖縮回腳,但是越是掙扎那東西就越纏越緊,不過也不是第一次被這種東西攻擊了,回想前幾天也遇到過,只是在對方纏上來前,就會解決掉了。同時間另一旁也有了騷動,一隻雙頭骸犬擋住前方路線,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嘯聲。
  「壞狗狗,來玩阿。」少女嘴角勾起露出一絲冷笑,毫無畏懼的向前衝過去,手中的紅傘不知何時換成了把巨大鐮刀。

  看來交給她是沒問題,古魯瓦爾多確認了後方的狀況沒有急迫性,便將注意力轉回這擾人的小東西。抽出掛在腰上的劍,思索要從哪邊下刀會比較好。決定了位置,便俐落的砍下,平滑的切面瞬間流出不知名的液體,且滲到土壤內。還有另一隻觸手要解決。

  「阿─ ─ ─」正當要砍下另一纏在腳上的東西時,身後傳來了少女淒厲的尖叫聲,且有什麼東西滾到了腳邊。

  轉過身,倒映在視網膜上的是被雙頭犬前足狠狠壓倒在地的少女,鐮刀已經被彈飛在幾公尺遠,這畫面也許在其他人眼裡是過於血腥,但對於古魯瓦爾多這算不上什麼─ ─ ─ 少女半邊臉已經消失不見,綠色少女的血液向四周擴散,另外半邊臉上的眼睛在打轉著,如蜘蛛網般碎裂是少女原本潔白無瑕疵的皮膚。
  「搞什麼。」用力揮下劍切斷控制自己移動的東西,也不管還連在本體的半截仍在掙扎,撿起腳旁的物品就轉身跑開。

  古魯瓦爾多朝雙頭犬腹部開了一槍,轉移開注意力為優先,以免那少女受到更嚴重的破壞。這一槍確實起了作用讓牠不再繼續攻擊,但也挽救不了失去意識,如斷線的扯線人偶的少女。

  「……提醒過要小心的。」大小姐原本冷淡無情緒的表情有了點變化,控制著身下的坐騎,往那同為雙頭犬的魔物進行攻擊。轉眼間,大小姐就下了坐騎,冷冷看著自己眷養的魔物嘶咬著自己的同類。

  「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走近浸在綠色血液中的少女,四肢和身軀成了不規則的怪異形狀,少女自豪的洋裝也被破壞成一塊塊碎布,像是枯萎的紅玫瑰花瓣、隨風飄散,那在陽光下耀眼的金髮也染上了不和協的綠色。古魯瓦爾多伸出了手,輕輕闔上空洞無神但仍睜著望著前方的眼,並抱上原本大小姐的坐騎背上。

  「因為不熟悉這裡的地形,被絆倒。……早就提醒她,要小心一點的。」有別於平時平淡無情感,大小姐的語調出現一絲絲不安與恐慌。她直直望著那半邊缺塊的臉龐,「博士會修好她的對不對。」

  古魯瓦爾多發覺到人偶字句間透露的情緒,猶豫片刻,輕輕握起了冰冷的嬌小的手,並安慰的說:「……多妮妲不會有事的。」自己並不清楚沒了機能破損成這樣的戰鬥人偶是否還有修復的可能,原本打算直接說出,也沒有打算安慰、甚至是握手給予她一點力量,但是想到了如果是布列依斯,他會怎麼做?

  真是好笑,自己竟然做出了這種事,自己從來不會說這種善意的謊言。
  
  「回去吧。」一手牽著大小姐的手,而另一手握著的是、剛剛滾落在腳邊,一顆紫色的眼球。

  「古魯瓦爾多。」
  「怎麼?」
  「你今天心神不寧的是因為什麼,以你平時的槍法剛剛那槍不可能會偏的。」剛那槍確實偏了,槍聲確實轉移了魔獸的注意力,但是子彈並沒有打在牠的腹部。

  「……」果然什麼都躲不過大小姐的眼睛。從昨晚開始,古魯瓦爾多腦中總是重複憶起,那取回記憶後痛哭失聲的布列依斯。那時的自己看著他,卻連安慰的話語都說不出,只能見一滴滴淚從眼角落下。

  「回去去看看他吧,等到你們都恢復了水準,再去收集多妮妲的碎片也不遲。」
  「……知道了。」




  1. 2012/12/30(日) 00:00:00|
  2. Unlight
  3. | 引用:0
  4. | 留言:0
<<Puppet | 主頁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thialt.blog.fc2.com/tb.php/4-ce614e0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Fathialt

Author:Fathialt
黑薔薇。
華麗的愛情 / 絕望的愛。


12點,12點。
不,3點了,茶會開始了喔。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曆

03 | 2017/04 | 05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月份存檔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