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clockwish

逆著時鐘跑。 答答滴滴。答答滴滴。 哎呀,又12點了。

Puppet




這篇其實是思鄉病的番外。

相思病

看完後不甘心被虐只好自己補腦(ry




  最近天氣悶熱到讓人無力,汗水使衣服濕透黏在背部,還有著一大片汗漬。
  一回到宿舍古魯瓦爾多便將衣服直接脫下丟在一旁的竹籃裡。進到浴室將蓮蓬頭轉到底,讓它流出冰涼的水,濕了每一根髮絲、衝掉身上的黏膩感、還有襲擊著每個腦細胞的畫面。


  朦朦朧朧,恍恍惚惚,走回宿舍的路上腦中一再重覆推敲關於她每一個記憶、每一句對話、每一個表情,還因此沒注意撞上了幾個人。


  那女孩胸口明明和一般人一樣有著均勻平緩的起伏、那女孩明明和一般人一樣有著喜怒哀樂的情緒表情、那女孩明明和一般人一樣,她的紫眸裡有著靈魂的跳動。
  對了,最後那女孩睜大著的雙眸,看著自己說出自己不再需要的時後,那時後也是,紫眸裡有著什麼。看著那雙眼還一度覺得她不會是人偶、那不過是個玩笑話,就像平時一樣。

  「……多妮妲,不是人類阿。」夜默默接納他的喃喃自語,給了他此刻最需要的寧靜。


  當知道他不是人類時,腦中瞬間閃過各種想法,但唯獨那想法讓自己對自己產生了慌亂。

  不是人類、是否就是永恆的、不變的、在這瞬息萬變的人生中。
  對於會抱著這樣希望的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


  但這想法就在那一句「再也不見」後就幻滅了,像是被秋風毫不留情吹落的枯黃樹葉。有衝動想過將她帶走、即使只是顆頭,況且以自己的能力要殺掉那叫做沃肯的男人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這點自己敢保證。但一想到那晚潛入房裡那另一個和多妮妲有著相同臉孔的少女、說出那威脅的話語、倒臥在地上毫無意識的多妮妲,便放棄這想法。


  況且……自己也不是沒有體會過失去的感覺。


  套上件衣服走出浴室,用披在脖子上的毛巾稍微擦了下還在滴水的頭髮,現在只想好好睡個覺,用那人偶最討厭的黑暗,逃離這荒謬的一切。


  
  正當要關掉燈時,忽然有個鈴響打破這寂靜。而被驚嚇了一下才想到這事上還有這東西,那在書桌上自顧自叫囂起來名為手機的產物。古魯瓦爾多很討厭這東西,它就像條項圈,緊緊圈住自己,到哪都會被找到。但還將這東西留著是因為能夠用這條線纏住自己的只有他,擁有這號碼的人───布列依斯。

  頓了幾下接起手機,不發一語的等待。
  「你過得還好嗎?」過了幾秒,如此熟悉的聲音傳到耳膜,如往常的問候。
  當初離開時布列依斯說要給個餞別禮物,然後就將這塞進自己手裡,來到這裡生活後也沒有研究如何使用,當然沒有想過該用它打給誰,只會記得在它快沒電時將它插上充電器。


  「嗯。」這樣應該算過得還不錯吧。原以為來到這仍會是自己過自己的生活,即使自己不再將自己封閉,大概也不會有人敢接近這樣不祥存在的自己。那會料到偏偏有個女孩會和自己搶解剖刀、上課時還大膽包天的踹自己的椅子嚷嚷著不要再睡了。


  就算是電話兩人間還是圍繞著不變的沉默。


  想了想猶豫了片刻,決定和對方說關於那女孩的事,「你知道嗎,這裡有個女孩竟然敢對著我喊:『你瘋了,古魯瓦爾多.隆茲布魯。』」這句話今晚也一直敲打著思緒,那樣清楚的感覺就像是她重覆在自己耳邊說著。真是奇怪,自己從不是會懷念、會回憶的人,因為沒那必要。
  「真是想不到竟然有如此勇敢的女孩敢這樣對著你說。」另一頭聽完後反應是先輕笑了幾聲,然後還誇獎了她幾句。
  「那麼她還健在嗎?」原本只是開玩笑的問句,沒料到古魯瓦爾多的回答卻讓人打了個寒顫。
  「……不在了。」過了幾秒,這話才平靜的從嘴裡說出,淡漠如止水毫無感情可言。
  「你在開玩笑嗎?」
  「我不開玩笑的你最清楚。」
  「……你做了什麼?」對方的語氣夾帶激動的情緒,如果是當面談話,自己的衣領大概會被他捉起來,然後被對方一臉嚴肅的逼問著。
  「……你當初對我這樣講我有對你做什麼事嗎?」這句話果然讓對方安靜了下來,中間的無語也讓他平復了情緒。

  那天夜晚,外面下著大雨,劈落的閃電讓這夜晚很不平靜。布列依斯跟蹤自己來到城堡的地下室,他的跟蹤技巧說不上高明,不對、應該說很差勁,但自己發現他的舉動也沒有揭發,就讓他默默跟著。而當他看見那一排排陳列的收藏,竟冷靜的從牆角走出,用冰冷的語氣對著自己說「你瘋了,古魯瓦爾多.隆茲布魯」。原以為他看到後會腿軟、逃走、拿劍抵著自己脖子,但都不是,之後還老是在身邊打繞、碎碎念些煩躁的日常叮嚀,這一切都出乎意料之外,不應該這樣的。

  那之後總是關閉的心門,被悄悄打開了個縫。


  「那她……」不讓對方提出疑問,自己便迅速打斷,「不久後我就會回去了。」
  「為什麼?」
  「因為那群人現在需要個可以讓他們隨意操控的人偶。」是阿,自己和多妮妲是一樣的存在,需要時就在四肢綁上懸絲,不需要時只要丟棄即可,況且也不會有誰想要枚不聽話的棋子、不會有誰會想要個擁有過剩自我意識的魁儡。

  
  濃稠陰灰的天空,踏在故鄉的土地上卻沒有什麼稱之喜悅的想法。回去後那些呆板死腦筋的大臣會說些什麼,自己大概可以先在腦中模擬好幾次。

  「有可以回去的故鄉是好事,因為那代表你有歸屬喔。」

  這是少女最後對自己說的話,但故鄉什麼的他一點也不在乎,什麼王位、權力、國家,這些東西在他的記憶中不曾留下什麼值得憶起的色彩。

  踢了下腳邊的石子,壟罩著灰暗氣息的城堡就在眼前,他拒絕了大臣派來的馬車、拒絕了隨扈,那跟被裝在鋪滿絲絨的箱子裡送回來的人偶不是一樣的感覺嗎?擔心逃跑,逃,又能逃到哪,就連歸屬都沒有,能去哪?

  「歡迎回來。」意料之外的聲響打破現有的思緒,側過身,皮夾中照片上的人此刻就站在眼前微笑的面對自己,眼睜睜看著他,心中有著什麼東西騷動著,這種感覺是過去沒有體會過。

  風吹動了樹梢,一片樹葉順著風向旋轉飄落,如蝶般翩翩起舞。
  
  古魯瓦爾多想,好像有點懂那少女說的話了。

  「驚訝嗎?」
  「才沒有。」
  「枉費我在這等你好幾個鐘頭,沒有準備什麼禮物,你不會在意吧。」
  「不會……唉,講梅杜莎的故事給我聽好了,當作補償。」





  1. 2012/12/31(月) 00:00:00|
  2. Unlight
  3. | 引用:0
  4. | 留言:0
<<Rainbow | 主頁 | 未命名>>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thialt.blog.fc2.com/tb.php/3-5ad30b8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Fathialt

Author:Fathialt
黑薔薇。
華麗的愛情 / 絕望的愛。


12點,12點。
不,3點了,茶會開始了喔。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曆

03 | 2017/04 | 05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月份存檔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