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clockwish

逆著時鐘跑。 答答滴滴。答答滴滴。 哎呀,又12點了。

Rainbow


  「只希望這瞬息萬變的世界還有一點點的永恆和寧靜。」


 
 今天的天空降得很低,且灰沉沉的,有個小男孩跨坐在花園裡其中一顆樹上頭,兩腳晃阿晃的,他到底怎麼上去的沒人知曉。
  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方才侍女細心整理的頭髮也被吹亂了。


  「似乎快下雨了,你不下來嗎?」童稚的女聲,問句敲打著鼓膜。這顯得有點突兀,不只她的聲音,還有她身上那抹艷紅。
  和這陰灰的、髒的、吵雜的、冷漠的、混濁的世界搭配不上。
  「反正髒了濕了會有人幫我弄乾淨。」高傲的回答,稚氣的男音答腔,其中還有一絲的不屑和理所當然。
  「是嗎?那......你在上面做什麼?」女孩走進了幾步,使自己離男孩近一些,好讓自己可以從不止息的風聲中聽見他的話語。
  「等彩虹。」
  「咦?」女孩不可置信,雙瞳睜大了點,紫眸映出晦暗的天,還有那男孩的灰。
  「這幾天因為早上太過炎熱,所以下午都會下雨,等些時間下完雨後那片天就有機會出現彩虹了。」男孩一本正經的說出這些話,而這些話很明顯就可以聽出是家教和他說的,他這樣再一次模仿說出,似乎是想讓女孩對他感到有一點佩服。
  「這些我當然知道,那你可以進屋等,為什麼要爬在上面,弄髒衣服就算了,還會渾身濕搭搭。」臉上厭惡的表情表示著無法忍受他這樣的舉動。
  「因為彩虹很快就消失了,所以我要在這邊等。」男孩撇了眼樹下的女孩後就別開眼神,盯著遠方。
  「你真是奇怪。」
  「你管不著,反正大家都這麼覺得,而我也不在乎。」


  天空厚重到無法再承受更多的淚水,雨點落下,先是一兩小滴,然後淅瀝不留情的打下。


  女孩將雙掌在紅裙襬上頭擦了幾下,然後用力的抱住比她身軀大了兩三倍的樹幹,試圖往上爬,但因為腋下還夾著一隻紅傘,試了幾次都不太順利。
  「你想幹嘛?!」男孩靜靜望著他的舉動,最後看不下去終於開口詢問。
  「彩虹是吧,我也想看看值得讓你弄得渾身泥巴還要在這等待的景像,吶,幫我接著。」女孩也用先前男孩那種理所當然的口吻回應著,並把紅傘用力地拋了上去,好讓男孩可以接住。
  「別傻了,你怎麼可能上得來。」
  「哼,跟你說別小看我。」少了雨傘這累贅,女孩再一次摩擦雙手後用力抱住樹幹。先往上爬了一公尺,然後用穿著厚底紅靴的腳協助施力將自己往上帶。沒一會兒工夫,女孩已經坐在男孩的一旁。
  「你這變態。」男孩不可置信的望著她,除了驚訝她的本事外,還有那身沾染上又黑又灰濕黏黏雨水和泥巴的紅洋裝。


  頭上的樹葉已經撐不住雨水累積的重量,開始落下了些雨珠。女孩的金髮已被沾濕且黏在臉龐上,而自己的髮絲也黏在厚頸,頗不舒服的。
  男孩思索了一會,撐起手中的紅傘,遞給了坐在一旁的女孩。
  「你的傘。」
  女孩先是愣了幾下,然後放聲大笑,「呵呵呵,你真的是怪人。」
  「你真煩。」男孩因為被對方取笑,先是感到尷尬,然後生氣的想要將傘收起,正當要做這動作時傘被女孩一把拿走。
  「我要撐。」

  
  兩人間沒有什麼話題,沉默但不尷尬,肩靠肩等待著,女孩還悄悄的把傘往男孩上頭移了些。
  聽說女孩是這兩天到宮裡的,那名叫沃肯的男人一同帶來的孩子,雖說是孩子但卻一點也不像他親生女兒。那男人長的是不差,但是身旁這女孩無論臉龐五官還是那瘋癲的性格都和那男人有著極大的差異。
  天知道那男人這幾天都和父親跟大臣們沒日沒夜的談了些什麼。
  

  視線穿過雨幕,停留在遠方的虛無。

  
  腦中胡思亂想著,昨天撿到的那隻小鳥屍體不知道有沒有埋得夠深,應該不至於被發現吧。還有前幾天那隻被餓死的貓咪,軀體應該爛了,希望藏在衣櫃裡不會被發現,不然又要被哥哥們打了,上次那傷痕可留下了道不淺的疤痕。


  「吶,你幹嘛偷偷藏貓屍體在衣櫃裡。」
  男孩這次不止驚訝,還有些害怕,這女孩為什麼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我才沒有,你不要亂說。」故作鎮定,語氣應該沒有顫抖或透露出什麼吧。
  「少來,我都看到了。屍體什麼的你好像很喜歡。」
  「你這偷窺狂。」原來不是的什麼讀心術,這倒是讓男孩放鬆了些,既然她都知道那也沒辦法了,「我喜歡屍體,那種寧靜的,不變的,永恆的東西,它會在深夜黑暗裡陪著我。」那就說出來吧,嚇嚇這女孩,最好讓她以後不要再煩自己。
  「我也討厭黑暗,感覺好像死掉一樣,什麼東西都消失不見,好像.......以你們來說應該是心跳停止跳動不會思考的意思吧。」
  喔......男孩不懂,女孩是知道他喜歡屍體的純粹,還是以為他自己是討厭害怕黑暗。

  滴滴答答的,不規律中又帶有點規律,還有那麼一點點感傷的聲音。
  雨滴越來越小,雲層漸漸散去,陽光偷偷的從縫隙中露出了些。

  肩併著肩,兩個嬌小的身影在樹上頭,等待著新生的大地,傾聽自然的心跳,看著這瞬息萬變的世界在風雨過後帶來的美麗。





---





  「吶,你又在上幹嘛?今天感覺就是不會下雨喔。」多妮妲站在樹下大聲的對著樹上喊著,雖然她這樣說但是手中依然握著那把紅傘。
  「我才不是在等彩虹,是有隻小鳥從窩掉了下來,我要把牠放回去。」古魯瓦爾多手心捧著一隻連羽毛都還未長齊的小鳥,試圖把牠放回眼前的鳥窩中。
  「沾有人類味道的小鳥會被母鳥踢出鳥巢喔。」多妮妲仰著脖子看著他的舉動。
  「是嗎。那我把牠拿回去埋起來好了,等些時間再挖出來,小小的骨頭蠻值得收藏的。」古魯瓦爾多將小鳥放進胸前的衣服裡。看來他剛剛就是用這樣的方法空出手爬上去的。


  「挨?多妮妲,你的紅色洋裝呢?」正當古魯瓦爾多要爬下樹時,看見了多妮妲,依然是那耀眼的金髮還有特殊的紫瞳,但卻穿著一襲深灰色的連身洋裝,感覺......有點像城外的村姑。
  「因為上次回去後被狠狠罵了一頓,所以我偷了這套衣服,這樣髒了也無所謂了。」多妮妲說完後又呵呵呵的笑著,然後叫了古魯瓦爾多一聲後把雨傘向上拋給了他,接著一樣花沒幾秒就爬上了樹幹坐在他身旁。


  「你不是說今天不會下雨、也不會有彩虹。」古魯瓦爾多見怪不怪的移了下姿勢,重新跨坐在樹枝上。
  「吶,給你這個,我昨晚照著書中的彩虹圖片畫出來的。」多妮妲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捲圖畫紙,攤開後可以看見上頭畫了一道有著七色的彩虹。
   


  「這樣就算不下雨也有彩紅喔。」多妮妲看著古魯瓦爾多接下自己的精心成果,又呵呵的笑了起來。


  兩個嬌小的身影,肩倂著肩,坐在樹上。
  橘紅的夕陽把兩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END-
2012.10.09
黑薔薇。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3/01/18(金) 02:16:08|
  2. Unlight
  3. | 引用:0
  4. | 留言:0
<<Soul Tips | 主頁 | Puppet>>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athialt.blog.fc2.com/tb.php/1-1df8cb1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Fathialt

Author:Fathialt
黑薔薇。
華麗的愛情 / 絕望的愛。


12點,12點。
不,3點了,茶會開始了喔。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連結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